欢迎来到校园招聘网_人才沙龙网_大学生实习网_应届毕业生求职网!
手机版 | 订阅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杨喆:只要尽力去做 对得起自己就好

来源: 时间:2016-06-14 作者: 浏览量:

身着简单运动装、脚蹬一双帆布鞋,和兄弟们一起按时运动、学习,和班委们一起每天忙于班级事务,这就是杨喆日常的大学生活状态。

然而,再过不到半个月,他就将要离开这个他生活和学习了四年的地方。

“我没有过丝毫后悔,且对当初的自己充满感激。”置身于这样依山傍水的校园,回顾过往的大学时光,杨喆谈起四年前的选择时,如此回答。

四年的校园生活,于普通人而言,不过是一条成长的必经之路,但对曾身为一名军人的他来说,却像是一个命运转折点,有着与众不同的意义。

“只要尽力去做了,对得起自己就好”

2008年,杨喆光荣入伍,开始了两年的军旅生涯。“每天24小时面对的都是突如其来的训练,哨声随时会响起,所以我需要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他讲述起在军队时艰难的训练生活时,脸上略带苦笑。

那时他每次训练完匍匐前进后,衣服和血肉都会黏在一起,洗澡时需要“将衣服和肉狠狠地撕开”;在5公里和400米缓冲跑步结束后,体力强健的他也会感到身体不适,甚至吐酸水。但是经过了一年的艰苦训练,原来只能做五六个单双杠的他,取得了单杠四十多个、双杠一百多个的明显进步。后来,凭借过硬的身体素质和坚韧顽强的精神,他通过了半年52轮次的体检,经受住了训练强度逐步增强的层层筛选,从两万多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广州军区的一名飞行员。

对军人而言,军事比武大赛是最能考察和展现军事素质的比赛,杨喆也决定参与其中,于是提前一年多就开始准备,增加日常训练的强度。他回忆说,“我每天都会加强力量和耐力训练,既想通过这个比赛证明自己,又为了不给部队丢脸。”功夫不负有心人,在综合了射击、单杠、双杠和战术匍匐等八九个项目的成绩后,杨喆荣获了全军区军事比武大赛第二名。

生活原本一帆风顺地进行着,他刻苦努力,成绩斐然,保送进军事院校的机会几乎伸手便可碰触,以后留队提干指日可待。他却做出了一个不同寻常的抉择——经过了深思熟虑,他为着对综合性大学的憧憬和向往,最终选择了自考综合院校。

除了父母以外,没有一个人支持他。在大家看来,离校四五年的人早已丢掉了学习和考试的能力和感觉,与其他普通应届生相比希望渺茫。他的想法却不同,他说:“这样的选择于我而言就是一个挑战,我渴望去挑战自己,证明自己,同时我也想让自己除了部队生活以外去体验普通人的生活。这会让我的人生变得更加圆满,也会让我拥有更多的选择。”

只是,他所面临的挑战异常艰难,且不同于以往——短短七个月的复习时间,几乎为零的知识储备,200多分的入学成绩。刚开始他是班上倒数第一,提出的一些问题老师都不屑于回答,但他依旧不气馁,高效利用上课时间,摔碎手机,与家人和朋友暂停联系,一心备战高考,靠着一股破釜沉舟的拼劲,最终成功地稳居在班级第一。“那时我只有一个想法,不和任何人比,只和自己比。我不想给自己留下任何借口。”高考前一天,他说自己异常平静。“只要尽力去做了,对得起自己就好。”

最终,他也收获了回报,在2012年的高考中,他的成绩高出当年云南省一本线几十分,也因此成为了三十多年来全军区唯一一个考上国家重点综合类院校的军人,获得了国家军人大学全额奖学金等一系列荣誉。

有些人凭借过人的天赋而成功,也有人的成功是依靠异于常人的坚韧。作为军人的杨喆,或许属于前者,可在学习生涯中,他一定是骄傲的后者。这场无硝烟的“战斗”,他赢得并不简单。

“人活着就是为了奉献”

杨喆升入大学后,虽然离开了部队,却始终不忘军人使命,心系祖国安危,将自己的热情投注到志愿活动中。“我总觉得人应该为别人活着,人活着就是为了奉献。我只是利用别人虚度的时光尽我所能做了很多有价值的事情”,谈起参加志愿活动的初衷,杨喆表达了他的看法,也诉说了无奈,“每次我去参加志愿活动之前,都不敢和父母说,怕他们唠叨,更怕他们担心。”他的忧虑不是没有缘由,他口中一声轻轻的“志愿活动”,分量已远远超出常人的理解。

2014年3月,杨喆志愿前往云南边境的“禁种铲毒排查”行动,并申请加入了武警编制,携枪带弹,负责排查过往车辆。有一次在拦截车辆进行例行检查时,车内的不法分子突然向他们射击,子弹直接打到了他的防弹衣上,“那样的危急时刻,后来回忆起来很惊险,可当时却真的顾不得害怕。”

2014年8月,得知家乡云南昭通鲁甸县发生重大地震后,他抓上背包,随手拿件衣服便离开了学校。经历19小时的漫长车途,10公里的艰难徒步,杨喆在第一时间赶到受灾最严重的地区担任志愿者,并把身上仅有的2700元钱全部捐给了灾区。

一年多前,他每天搬运300多箱纯净水,搭建十几支帐篷,短短十天里瘦了二十多斤。对他而言,相比体力上的负担,更沉重的是眼前所目睹的一切,“刚到灾难现场时,那扑面而来的血腥味、尸体的陈腐味让我觉得一阵眩晕”。

一年多后,谈起那些场景,他的眼神里仍有悲怆,“那时我从战友手里接过一个受伤的小女孩,她声音微弱地不断重复着‘我要回家’,然后我就飞快地跑去战地医院,结果那里的医生告诉我,她已经因头颅震裂而死亡,而我的手臂上流淌的是脑浆。”他说自己当时整个人完全都蒙住了,蹲在地上,心和身体都在颤抖,如果不是医生提醒他外面还有很多人等待着救助,他或许“真的就崩溃了”。“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死亡,如此对生命充满敬畏”。

2015年2月,他再次回到鲁甸灾区参与灾区重建工作,主要任务就是防化消毒、营房搭建和心理疏导。面对灾民,杨喆藏起自己的悲伤与软弱,陪他们聊天来转移话题,和他们一起生活,用自己的乐观去感染他们,“我想让他们真切地感受到来自社会、党和政府的关爱。让他们知道自己并不孤单。”

“只要有机会,有意义,我就会一直走在投身志愿活动的这条路上。”被问到未来的打算时,他这样回答道。

 “比起荣誉,我更看重情谊”

又是一年毕业季,回想起初入校园的情景,杨喆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到校报道的准确日期,他说,“我那时就只有一个想法,一定要好好享受和利用这来之不易的珍贵财富。”如今即将毕业的他,回忆起这四年时光,满是不舍和留恋。

进入大学后,他随身携带两个笔记本,分别用于记录周密的训练计划和生活中受到的启迪,而那两个本子也串联起了他严谨的军人作风和精彩的校园生活。

他从大一开始,就按时进行晨起训练和力量练习,保持军人时期的强魄体质,每天六点半的晨操,四五百个俯卧撑是他不变的习惯。在他的影响带动下,班内许多同学也都喜欢上了出入健身房。“最初我只是自己在坚持训练,并没有号召任何人。没想到很多同学都因为羡慕我的强健体质,自发地加入进来,然后队伍越来越壮大”。

学生工作也是杨喆大学生活的重要内容。四年间,他先后担任过团支书、班长、学生党支部副书记等多个职位,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大一担任团支书时,面对班级懒散、凝聚力不强等现象,他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组织班级同学与威海边防武警支队进行的军事联谊活动。同学们走进军营,参观操练,近距离感受军人风采,不住地赞叹感慨,自愧不如,回到学校后果然变得遵规守纪,服从命令,为班级的良好发展奠定了基础。

而这次活动也第一次在校园里开创了“军民共建”的崭新方式。他还一直坚持“荣誉共享”原则,对以班级推选形式的评奖活动都有意避开,“比起那些荣誉奖励,我更看重的是班委同学之间的情谊。”同学们也都对他表示理解和敬佩,在他们心中,杨喆真的是一心一意为班级发展做贡献。

谈到宿舍里那帮兄弟们,杨喆的眼神变得更加柔和。“四年间,我们宿舍的矛盾不超过三次。每次有矛盾,我都会不留情面地把他们骂醒。当然,他们也都很听从我的话。毕竟,我的年龄最大。”他笑着说道。而他们宿舍,也是大学校园里少见的不玩游戏、按时就寝而且齐心协力、步调一致的宿舍之一。

在这样的环境下,杨喆所在的班级包揽了本专业全部的国家奖学金,在科研立项等实践活动中同样大放异彩,他所在的宿舍也都取得了保研和考研的成功。而他自己也获得了四个省级“优秀志愿者”称号、“飞思卡尔”智能车竞赛省级二等奖、优秀学生干部奖学金、社会实践校级一等奖和“最美青年”等多项荣誉。

对于毕业后的发展方向,选择回到部队还是自主就业,杨喆显得犹豫不定。他能确定的是,“无论我选择哪一条道路,部队和学校给我内化的那份坚韧顽强、成熟心智,外化的那种阳光气质、强健体质,我都会一直保持发扬下去。我会永远铭记我是一名军人,也是一名山大人。”


分类浏览